Hi! 我是 May 高儷玲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Inception(2010)

全面啟動上映時,舉辦了一個很酷的線上活動(設計比賽),徵求觀眾把夢境的結構畫出來,當時的冠軍作品如下圖。

Inception Infographic by Rick Slusher

第一層是現實,另有四層夢境;左邊是每一層的情境,右邊是離開每一層的方法;每個角色都有專屬顏色,表示參與的夢境的時間與深度。

得獎的人,不但必須懂電影,還要能用自己的作品來詮釋電影。

我心想這真的太酷了,沒有用到任何一張電影海報,卻可以搭著電影的勢頭,把活動辦得有聲有色。如果我們來開一個電影頻道,每部電影上映都辦一個線上活動,那該有多好?廣告主(片商)願意來贊助是最理想的,但就算沒有廣告主贊助,也可以自辦(反正只用片名、不用其他任何電影素材,就讓它單純是個活動 of the users, by the users, for the users, 弄成社群創作&創作社群),建立分眾、內容與影響力。

後來我們真的推出了優仕網電影頻道,與 17Movie 合作取得電影相關資訊與圖文影片素材,常辦各種電影活動,我也通常會拿到片商特別為我保留的首映會電影票。那大概是我人生中最常走進電影院看電影的一段時間。

《全面啟動》的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 Christopher Nolan,根本是 “諾蘭執導,必屬神片”,除了他傳說中的出道片《跟蹤》我還沒看以外,那之後2000 年《記憶拼圖》、2002 年《針鋒相對》、2005~2012年《黑暗騎士》三部曲 (蝙蝠俠:開戰時刻 -> 黑暗騎士 -> 黑暗騎士:黎明昇起)、2006 年《頂尖對決》、2010 《全面啟動》、2014 年《星際效應 》、2017 年《敦克爾克大行動》、2020 年《TENET 天能》… 每一部我已經都集好集滿。其中,對我產生最長遠影響的就是《全面啟動》的這個畫面:

在電影前段,化學家帶大家進入地下室,結果看到一群老人躺在房間裡等待被喚醒。對於時常處在夢境中的老人們,
夢早已成了現實,而現實對他們而言才是夢。

從夢境中醒來有兩個方法:

第一種方法是在夢中死掉。在下層夢境裡,你只要死掉,就會從它的上一層中醒來。

第二種方法是從上一層夢境去「Kick」– Kick其實是眾多方法的總稱。簡單來說就是… 從上一層弄他!用力地弄,撞擊、電擊、失重、溺水,都可以。

所以,要讓一個人從普通的夢(第一層夢境)中醒來,可以在現實世界裡叫他、吵他,拍他、搖他;但當進入第二層夢境,就得在它的上一層夢境,也就是第一層,發生一個「kick」。依此類推。

如果沒有外力可以叫醒你,那麼就只剩下「死亡,是唯一的出路。 」當人的身體穿金戴玉吃飽喝足每天感覺歲月靜好時,是無法從夢裡醒來的,無論那是好夢,還是惡夢。

莊子
1. 大夢大覺:「夢飲酒者,旦而哭泣;夢哭泣者,旦而田獵。方其夢也,不知其夢也。夢之中又占其夢焉,覺而後知其夢也。且有大覺,而後知此其大夢也,而愚者自以為覺,竊竊然知之。“君乎!牧乎!”固哉!丘也與女皆夢也,予謂女夢,亦夢也。是其言也,其名為吊詭。萬世之後而一遇大聖知其解者,是旦暮遇之也。」
2. 蝴蝶夢:「昔者莊周夢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蝴蝶與,蝴蝶之夢為周與?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

伊藤潤二:《長夢》

Robert Nozick
Given an “Experience Machine” capable of providing whatever experiences we desire, in a way indistinguishable from “real” ones, should we stubbornly prefer the truth of reality? Or can we feel free to reside within comfortable illusion?

MIT Media Lab
MIT Dream 實驗室已經開發出能夠進入夢境的可穿戴裝置 ── Dormio (依賴聲音) 和 BioEssence (透過氣味)。目前這些裝置的軟體部分在GitHub 平台開源。透過這些裝置,人們能進入睡眠者夢境並互動,甚至改變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