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我是 May 高儷玲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疫情失落

台灣的學校教育終於被迫與遠距教學正面對決了。政府、學校、師長、家長與同學們,都不得不動起來。

此刻我們面臨遠距教學、在家上課的各種挑戰,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已經走過,例如上面這段以色列媽媽抓狂的影片,現正血淋淋地在許多台灣家庭裡上演,非常好笑,但也非常無奈。

在家上課的部分。硬體不足、軟體不熟、網路不順、環境不好、爸媽不在 (爸媽沒停班啊!!!)、阿公阿嬤不懂、孩子自律不嚴、眼睛不適、社區功能因為防疫考量而無法發揮… 種種因素,都使得在家上課的學習品質與效率遠低於日常。

遠距教學的部分。無論是「預錄」(非同步)還是「即時」(同步),都不是老師們熟悉的上課方式,為了由線下改為線上,老師們除了很可能需要重新準備教材與教案,也有許多環境與自身的困難要克服,例如環境設備上(穩定的網路連線、足夠的頻寬、電子白板、實物攝影機… )、演說能力上(畢竟就連TED這樣事先反覆準備和練習的十幾分鐘演講都不容易讓聽眾一直保持專心,何況沒有受過訓練的老師們)、後製技術上(燈光、收音、剪片、上字幕… )與熱忱、耐心與體力的消耗上(光是每堂課一一確認那些沒有準時出現在鏡頭前的學生們到底人在哪裡、在做什麼、是否安全,就夠折騰了

— 對了,曾在紐約時報看過一篇報導,提及美國在疫情中在家上課的期間,學生缺席率創新高,黑人、拉丁裔和低收入家庭學生的缺席率尤高,而且他們在閱讀的表現急速下滑。這讓我想起所謂的水龍頭理論 (The faucet theory) 和夏季失落 (Summer Loss) 現象。水龍頭理論說的是:在學期中,學校就像自來水龍頭,扮演所有孩子們的資源提供者,機會同等、雨露均霑,多多少少能夠拉近孩子們因貧富不均可能帶來的學力差距;夏季失落則是闡述:一旦到了暑假,高社經地位家庭的孩子們持續享有豐富學習資源時,而弱勢孩子卻因為學校關門不但暫時中斷學習,甚至陷入三餐不繼 (學期間有免費營養午餐、部分社福機構課後安置也供晚餐),暑假期間犯罪率升高,暑假過後學業表現滑落,每一次的夏季失落,都可能長久(負面)影響他們日後的人生。

我們可以合理推測影片中的以色列媽媽來自社經地位中上的家庭,至少她所抱怨的內容,都不是四個孩子「停課在家學」使她無法工作養家而陷入活困頓;但真實世界中,因為經濟壓力需要工作無法陪伴孩子們在家學習的家庭並不少,本來建立的親友支持網路在疫情間又派不上用場,雖有所謂「防疫照顧假」,那顯然那並未適用於所有人。究竟有多少12歲以下的孩子這陣子是單獨在家?看看那些可以在家專心陪伴孩子、或可以在家一邊工作一邊陪伴孩子的父母們的頭痛程度,我們該如何想像那些單獨在家的孩子們如何度過這段防疫停課的時光,即使他們已經12歲以上?

我們因防疫而停課的時間,最初宣布是兩周(0519~0528),後來變成一個月(~0614),現在極有可能延長為三個月半,也就是到暑假結束(~0831)。水龍頭關掉這麼久,這段疫情失落(COVID-19 Pandemic Loss),眼前會立刻彰顯數位落差,長期也會擴大貧富差距。

這個痛點,還沒有簡單的解決方案。